過去一年,我們跑得比較快。未來我們除了跑得快,還要跑得更穩,做得更加精細化。

騰訊教育進入教育信息化深水區

2020-09-16 10:47:11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王敏  

  過去一年,我們跑得比較快。未來我們除了跑得快,還要跑得更穩,做得更加精細化。

  來源|多知網

  文|王敏

  圖片來源|pexels

  近日,在騰訊數字生態大會上,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總裁湯道生在“騰訊WeLearning智能教育解決方案”基礎上發布了面向教學場景全流程的操作系統“騰訊教育智腦”。

  “騰訊教育智腦”發布的背后是,一方面是疫情推動騰訊教育用戶規模驟增,另一方面用戶需求推動騰訊教育向教學場景的核心教與學拓深。

  據統計,目前騰訊教育服務學校累計已經超過10萬所,服務了超過1億名學生,300多萬名教師,覆蓋超過全國1000多個省市區縣教育主管部門,服務的教育機構超20萬家。每項數字同比都至少翻了一番。

  “過去一年,我們跑得比較快。未來我們除了跑得快,還要跑得更穩,做得更加精細化。”騰訊云副總裁、騰訊教育副總裁王濤在接受多知網采訪時表示。

  “騰訊教育智腦”究竟是什么?在經歷了上半年的飛速發展之后,騰訊教育的戰略布局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01

  新階段:向教與學縱深發展

  2018年9月30日,騰訊戰略升級,步入產業互聯網時代,騰訊內部多個教育條線整合成為1個“騰訊教育”業務板塊,隸屬于CSIG(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

  在全面To B、發展產業互聯網的大方向下,騰訊十分重視教育板塊的信號就已經被釋放出來。在教育To B領域,騰訊教育的定位是做教育產業智慧化升級的“數字助手”。

  目前騰訊教育To B服務主要包括教企服務、騰訊智慧校園、騰訊智慧高校、騰訊青少年人工智能、騰訊英語君幾大板塊,此外C端產品騰訊課堂目前也已經推出了面向B端的服務。

  多知網曾指出,處在產業互聯網戰略上的騰訊教育已經開啟了一場“有耐心”、“堅持看好”并面向未來的軍備戰。

  2020年疫情+新基建的雙重背景下,兵精糧足的騰訊教育,被快速派上戰場。

  疫情爆發后,為了幫助教學轉線上,騰訊教育各產品線打出組合拳,推出了包含騰訊課堂、企業微信、騰訊智慧校園、騰訊微校、騰訊會議、騰訊文檔等在內的“教育工具箱”,組合起來為學校、老師、學生和家長等用戶提供服務。從目前來看,騰訊教育服務的學校,已經從去年9月底的15000多所增至如今的超過10萬所。

  行業多位分析人士指出,過去教育信息化的建設,更多集中在教學外圍,難以發揮更多效用。

  然而,在經歷疫情的洗禮后,教育各方也在探索如何讓科技落地教學場景,真正運用起來,教育信息化被疫情按下快進鍵,用戶的認知和需求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也倒推著騰訊教育進行產品的高速迭代,向教與學場景深入發展。

  此次發布“騰訊教育智腦”,實則也是基于騰訊對于教育信息化發展趨勢和用戶需求的洞察。湯道生總結:“教育信息化正在進入以使用者為中心、以云端為載體,強調整體規劃的新階段。”  

  他指出,教育信息化的發展呈現出三大趨勢:第一,教育信息化建設從重硬件轉向重軟件,從規劃者為中心走向使用者為中心,即以教育管理者、教師、學生、家長等教育用戶的需求為主要導向;

  第二,教育信息化建設從過去的強調“本地部署”,走向“云化部署”,云端部署要比本地化信息設備的落地要彈性、便捷。

  第三,教育信息化建設從單體規劃走向統籌布局,比如,天津和平、深圳羅湖等地區,早已開始進行區域教育信息化統一建設,而非各個學校單點作戰。

  基于前述由于疫情催生帶來的行業變化、用戶需求變化,騰訊教育把自身能力進一步整合,更深入滿足教學環節的各項需求,推出面向教學場景全流程的操作系統“騰訊教育智腦”。

  02

  發布“教育智腦”,讓教學各個環節可測量、可優化

  “騰訊教育智腦”究竟是什么?

  據湯道生介紹,“騰訊教育智腦”希望以統一身份證為基礎,以場景化教學工具為抓手,以結構化的知識圖譜為支撐,助力教學全場景數字化——讓教學當中的各個環節可測量、可優化,最終助力管理部門、家長、老師、學生實現一體化的精準管理、智能化的精準服務,陪伴式的家校溝通,以及個性化、多元化的精準教學。

  簡單來說,騰訊教育智腦就是將大數據分析和教育評價等技術應用到教與學的場景中,像人的大腦一樣分為左腦和右腦。左腦主要為管理者服務,協助教育系統讓管理更加精細化、讓決策更加科學;右腦則為提升教師的工作效率、學生的個性化精準學習服務。

圖片15.png

  事實上,“騰訊教育智腦”已經在云南石林縣開始試點。

  最開始,當地教育局希望能夠提升高中學段的教學質量,但是,“騰訊教育智腦”在經過詳細的大數據分析之后發現,當地高中教育質量的提升,其實是被初中教育卡住了脖子。

  據王濤介紹,騰訊教育針對云南某縣74所學校、17065名學生、2153名老師、88位校長、9952名家長,從537個指標維度進行了測量評價。“通過大數據分析后,我們發現,當地初中教學情況復雜,初中教師教齡結構不合理,職業壓力與職業倦怠水平明顯高于小學和高中,初中家長與子女的親子關系也明顯低于小學和高中。”王濤說道。

  這樣的分析結果,為當地教育局在教育資源的投入上提供了參考。王濤指出:“騰訊教育和當地教育局一起,針對重點學科、重點學段和重點的老師群提供精準的解決方案和支持,形成了教育科學決策與實施的閉環。”

  “騰訊教育智腦”如何幫助學生個性化精準學習?騰訊教育產品負責人付金懋舉了個例子:一個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兒童,原本相對不錯的成績,在父母回家后反而突然出現了大幅下滑。“騰訊教育智腦”探究原因后發現,父親回到家對孩子本應該是一個正向激勵,但結果卻是,父親在回家之后會向孩子傳遞一種觀念:“我每天在外面有多么辛苦,你一定要達到我沒有實現的目標”,這便導致孩子出現了逆反心理,而這種心理是老師在日常教學中很難發現的。

  接下來,“騰訊教育智腦”還會加強對知識圖譜的建設,比如利用點陣筆打通教學各個環節的行為數據,幫助形成學生的學習情況分析報告,為教師提供參考,同時更加智能的為學生推薦適合的內容。

  另外,作為“騰訊教育智腦”的重要組成部分,騰訊教育以教育號作為統一入口,進行統一的局校管理,教育號也是解決數據孤島的主要方式。

  據王濤介紹,截至目前,騰訊教育號已經為全國400多個區縣教育局提供了統一用戶中心以及“互聯網+教育”大平臺的建設,成為了支持教育新基建的安全可靠的大基座。

 

圖片16.png

  騰訊方面表示,“騰訊WeLearning智能教育解決方案”是騰訊教育的解決方案全景圖,而騰訊教育智腦是面向教學場景的用戶操作系統。如果說,WeLearning是一臺電腦,那么騰訊教育智腦就是操作系統。

  在入口統一之后,騰訊教育將以騰訊智慧校園、教學平臺、資源體系、教育智腦、AI人才培養五方面的產品作為基礎,為學校提供服務。

  03

  騰訊教育下一步棋將落子何方?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教育在騰訊內部的戰略級別越來越高。

  2018年機構調整帶來的業務整合,讓騰訊教育以一個整體品牌對外展示的同時,也讓騰訊教育各個業務開始融合。“騰訊原來是各個條線在市場上獨立去拓展業務,現會形成一個整體,在為學校提供的解決方案中可能會由多個業務條線的團隊聯合完成。”騰訊副總裁王巨宏表示。

  進入2020年,疫情+新基建的背景下,教育業務在騰訊內部的戰略地位,又上升了一個臺階。

  “我之前從沒有看到過公司對教育生態有如此大的扶持力度,包括企業微信做教育,全部都是真金白銀的投入來支持。”王巨宏切身體會到了騰訊教育在騰訊內部戰略地位的提升。2020年4月,企業微信推出智慧教育方案,拿出了10億元啟動資金專項幫助學校、教育局快速上手企業微信智慧教育方案。

  在真金白銀的投入之外,更讓王巨宏感受到教育業務的地位越來越提升的是,教育得到了核心高層的密切關注,包括企業微信的家校版、騰訊教育幾大平臺的融合度,核心高層都會親自關心進展。

  可以看到的是,在戰略層級提升之后,騰訊教育正在往教與學方向更加精細化的運營。“在戰略層面上,騰訊接下來會進一步加大教育和投入。目前騰訊已經打通了數據的孤島,讓數據可以更好的輔助到教學中去,未來騰訊會繼續向資源平臺的方向進行延伸,整合更多優質內容幫助公立校。”王濤告訴多知網。

  此外,新基建在2020年成為熱詞。騰訊副總裁邱躍鵬認為,中國新基建已經進入了爆發期。教育行業是新基建重要落地場景之一。

  在教育新基建領域,王濤看到了這樣幾個趨勢:第一、大數據正在驅動教育模式的變革,利用大數據教育的評價體系正在重構;第二、新技術讓教與學的模式不斷創新;第三、SaaS化平臺將提升教育信息化水平,打破數據孤島是教育信息化發展中的關鍵一環;第四、AI人才培養是未來教育的新方向。

  “整體而言,騰訊做教育新基建的具體運營模式應該怎么走,我們也在和各地合作進行探索。”王濤說道。

  在時代背景的推動下,巨頭在教育領域已經越來越深入,成為了一股難以忽視的力量。一直以來,騰訊教育廣泛撒網,如今,內外因交織影響下,騰訊教育的發展可以稱得上是“全面開花”??梢钥吹降氖?,在疫情助推教育新基建的背景下,巨頭背靠著強大的資源支撐,對于教育的影響正越來越深入。(多知網 王敏)

北京时时彩正规平台